首页
/
每日頭條
/
娛樂
/
穿越到秦朝的武器大亨無彈窗
穿越到秦朝的武器大亨無彈窗
更新时间:2024-07-25 11:53:06

穿越到秦朝的武器大亨無彈窗(兵王做了護花使者)1

莫愁走出不遠,李斯再後面氣喘籲籲追上來:“兄長等我。”

莫愁回頭,露出笑容:“賢弟,天下無不散之宴席,你我前路完全不同,是該說再見的時候了。”

李斯搖搖頭:“我知道兄長是個不受凡俗約束的人。我來是告訴你,那三人求琅琊海閣不得,要救人,那就隻剩下一個去處。”

莫愁眉毛一揚:“哪裡?”

“自大秦往西,乃是連綿不絕的群山,傳言群山萬壑之間,有一處神秘宗門,其實力絕不低于琅琊海閣。門主鬼谷子學究天人,奇門八卦制丹煉器兵法布陣歧黃藥草無所不精,想來他們定是尋他去了。”

“鬼谷子?原來如此。”莫愁點點頭,“我這就去瞧瞧。我們後會有期。”

李斯還待說話,莫愁已大步離去,始終未再回頭。

莫愁一路順河西行,經過了泾陽、雍,走過了最西邊的豕陽,終于看到了邊境的長城。此時長城的修築遠沒有後世那般恢弘大氣,邊境的守軍生活過得亦十分的清苦。

過去對周邊少數民族有個模糊的統稱,稱為東夷西戎南蠻北狄。其實遠遠沒有道盡。來到這最西方,單莫愁在當地百姓的口中,就聽到了諸如陸渾、猃狁、绲、豲、大荔、烏氏、朐衍、戎曼等等大小不少于十幾個部族。整日不停騷擾邊境,讓城防守軍疲于應對,苦不堪言。

莫愁一路趕得甚急,卻沒有見到越女幾人的蹤迹。想來是做了防備,怕給自己找到。來到這裡,莫愁也不急着出關,反找了個客棧住下來,每日在豕陽城裡閑逛。他身上帶了從春申君那裡贈予的不少錢币,出手甚是大方,幾日下來,跟守軍們關系就打得熱乎,開始稱兄道弟起來。

旁敲側擊打聽了多次,莫愁确信越女等人沒有來到。索性留起了頭發胡須,換上邊境秦人的服飾,徹底混入了當地人之中。隻要耐心等待,總有相見的一天。

這一日莫愁吃過早飯,正要照例往城門處溜達,腦海中的時空寶典卻突然嗡嗡翕鳴,好似有什麼事情一般。

莫愁急忙回了屋,神識聯通寶典,卻發現了一道從未見過的訊息:

宿主所在時空有關于宿主直接聯系的事件發生,建議宿主返回處理。

莫愁心中一震,才意識到離開了太久的時間,當即二話不說,花費了一點功德積分将時空坐标進行标記,然後時空寶典倏然飛出體外,與萬化之寶融合在一起,彩光瑩瑩中,将眼前空間倏然劃破,一道門戶赫然出現,竟是直接通往本時空的專屬通道。

莫愁咬咬牙,看來兩次回家的機會這就要用掉一次了。突然想起什麼,回頭取了幾件平日的物品抱在懷裡,才縱身跳進門戶之中。

天旋地轉,若不是掌握了時空禁制,莫愁覺得自己會在時空通道裡吐死。總之在即将崩潰的時候,終于被通道吐了出來。

落地後連摔了兩個跟頭,腳步有點虛浮。時空寶典圍着自己轉了幾圈,依舊回到腦海中去了。萬化之寶再次化作了菱形項鍊挂在了脖子上。

看看自己這一身打扮,莫愁小心翼翼脫下來疊好,回到現代,這玩意可是貨真價實的文物,加上抱回來的幾個瓶瓶罐罐,絕對算得上價值連城。

還好是在深夜,周圍環境辨認了一會,發現是在首都大學體育場後面的過道裡。這裡平時人來人往,半夜還算難得的清靜。莫愁摸進球員休息室,找了一身球服穿上,再把文物們塞進一塑料袋,提拎着晃晃悠悠出了校門。

記得出任務時帶了手記,穿越之後大概是毀在了強烈的時空碰撞之中了。出了校門,徑直來到當初跟鄭震龍住宿的酒店。看了看門口的電子日曆,發現自己竟然離開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

來到酒店大廳,前台小姐查閱了一下,發現自己的房間依舊保留着,是鄭震龍臨走前預付了一個月的房錢。恰好明天就到期了。

回到屋裡洗了個澡,然後用房間的公共電話撥了個号打出去。

電話嘟嘟好久,卻沒人接。重複了幾遍,莫愁放棄了堅持。

鄭震龍在24小時保護宋曉琳嗎?這麼敬業到連電話都不接的程度,倒真的有點讓他刮目相看。

剛放下電話,鈴聲卻響了起來。莫愁接起來,裡面傳來宋曉琳略帶哭腔的聲音:“喂,是誰?”

“小紅帽?你怎麼有鄭震龍的手機,他呢?”

宋曉琳那邊啊地一聲驚呼,随後是找到了親人般的哭訴:“你這個壞蛋,你跑哪裡去了?你快來啊,我怕死了,我怕死了!”

莫愁神色立刻肅然,這分明是遇上事情了:“丫頭别哭,你在哪我馬上就來。”

“我在人民醫院,病房樓13層,B2室。鄭震龍受了重傷,嗚嗚嗚,我不知道怎麼辦了,我好害怕。”宋曉琳大哭起來。

莫愁疾喝道:“别怕,我立刻就來。”腦海裡回憶人民醫院的位置,随後身體陡然消失,直接用瞬移術來到了人民醫院地下停車場的角落中。

一路乘電梯到了13樓,莫愁直奔B2室。剛剛接近病房,就看到一夥痞子模樣的家夥在樓道裡左顧右盼,往各個房間裡亂瞅。

正巧有個家夥到了B2室的外面,隔着窗戶往裡一看,頓時興奮道:“哥幾個,在這兒呢。那臭婊.子也在。”

痞子裡面看起來像老大模樣的家夥一揮手:“快點,速戰速決。男的把骨頭再拆一遍,女的帶走。”

衆痞子們唿哨一聲,蜂擁地朝着病房沖去。

剛想推門,最前面的痞子突然脖子一緊,仿佛被鋼箍掐住一般,未及反應,整個人就被甩了出去,重重砸在樓道牆壁上。咔嚓骨裂的聲音刺入耳膜,那小子哼都來不及哼,白眼一翻昏死過去。

莫愁攔在門前,眸子裡帶着寒芒:“我數三聲,要麼死這兒,要麼滾蛋。”

“媽的,敢惹我們。兄弟們廢了這孫子!”老大怒吼一聲,領着一幫痞子一擁而上。

“你們自找的!”莫愁倏然迎上去,出手如電,隻聽接連不斷地骨碎爆裂的聲響傳出,伴着鬼哭狼嚎的慘叫,眨眼間一夥痞子全都倒在了地上。

慘叫聲頓時引起了醫生和病房内衆多人員的注意,紛紛探頭來看。莫愁卻閃身進了B2病房裡面。

宋曉琳早就被門外的吵鬧聲驚動,但是因為害怕卻不敢出來。看到房門打開,尖叫着扔過來一個枕頭。

莫愁接住枕頭,溫和笑道:“小紅帽,是我。”

宋曉琳嬌軀一震,這才擡頭看清楚來人。登時哇的一聲撲進莫愁懷裡,嚎啕大哭起來。邊哭邊捶打莫愁胸口:“壞蛋,你去哪裡了?為什麼扔下我不管,你知道我多害怕嗎?嗚嗚嗚……”

莫愁抱着佳人,輕輕在她背上拍打,發現一個月不見,這丫頭明顯憔悴了許多,不單有了黑眼圈,連身子骨似乎都消瘦了幾圈,心裡暗暗有種愧疚。在她耳邊輕聲道:

“小紅帽,對不起。我處理私事耽擱太久了,是個不稱職的保镖,回頭你扣我工資。”

宋曉琳隻覺心裡那種溫暖的信賴感又重新回來了,聽莫愁說得有趣,伸手打了他一下。回頭指着床上:“鄭大哥為了保護我被人打成了重傷。要不是有人幫忙,隻怕我們都見不到你了。”

莫愁急忙來到床邊,發現鄭震龍依舊在昏迷中。仔細上下檢查了一遍,莫愁面孔變得極為可怕。

啪!用力錘了地面一下,莫愁瞳孔有些泛紅,恨道:“好毒的手段,手筋腳筋齊斷,四肢粉碎性骨折,肋骨斷了一半以上,小腹、胸口和後腦都被鈍器重擊過。這是想要他的命啊!這不是一般人下的手,媽的,這是沖老子我來的!”

莫愁盡力控制住自己的煞氣,探出手來“手機用一下。”

宋曉琳急忙從包裡拿出手機遞給他。莫愁撥了個号碼打出去,很快就接通了電話,裡面卻傳來密集的槍聲。

螞蟻淡漠的聲音傳來:“誰?”

“我。你們在哪裡?搞誰呢?”

“王?你回來了!”螞蟻聲音裡明顯精神一振,“沒事,幾個小毛賊,說地址,過會我們找你。”

螞蟻沒有求援,說明事情在可控程度,莫愁平靜地報上了地址,囑咐了一句:“來前洗洗,這兒有個丫頭,膽小。”

螞蟻呵呵兩聲挂了電話。宋曉琳卻一下子把手機奪了回去,瞪莫愁一眼,好像對剛才的話很有意見。

外面吵吵嚷嚷了半晌,一群小痞子直接被拉到急救室做手術去了。

莫愁重新從宋曉琳手裡拿過電話,也不避着她,又給朱業輝去了電話:

“朱首長,原諒我又打擾你,首都這麼大我沒認識的人,隻能繼續聯系你了。”

朱業輝對莫愁的神出鬼沒實在是服了氣:“冥王先生,您要是不打電話,我還以為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呢。閣下藏身匿蹤的本事真的是天下無雙啊。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又有什麼事?”

“我同伴,就是J市威震健身的老闆鄭震龍,在保護宋老闆女兒的時候受了重傷。我想,這事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朱業輝那邊微微沉默了片刻,聲音逐漸凝重起來:“冥王先生,半個多月之前我們就在極力聯系你,可惜始終聯系不上你。不錯,我們知道,而且這件事牽扯了極為複雜的勢力。這一切,都是沖着你來的。”

,
Comments
Welcome to tft每日頭條 comments! Please keep conversations courteous and on-topic. To fosterproductive and respectful conversations, you may see comments from our Community Managers.
Sign up to post
Sort by
Show More Comments
Copyright 2023-2024 - www.tft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