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每日頭條
/
生活
/
秦嶺大裂谷全景圖
秦嶺大裂谷全景圖
更新时间:2024-07-25 12:47:16

“出門五分鐘,流汗兩小時”,“我和烤肉之間隻差一撮孜然了”。連日來的持續高溫炙烤讓人們感受到“燒烤模式”,很多人為了避開驕陽的暴曬,都選擇“宅”在家裡。然而,位于甯陝縣四畝地鎮的引漢濟渭嶺南TBM項目部的鑽爆工區——四号支洞的建設施工依舊“熱火”朝天、井然有序。這些一線建設者們不畏酷暑,對抗高溫,毫不退縮,堅守陣地。讓我們走近經受“烤”驗磨練的引漢濟渭參建人員,近距離領略感受他們為工程建設的忘我奉獻。

秦嶺大裂谷全景圖(秦嶺深處變形金剛)1

三臂鑿岩台車定位精準,是隧洞施工的得力助手

機械化告别“人海戰”

烈日當空,站在四号支洞洞口,筆者手機上顯示的實時溫度高達37°,洞内更加悶熱潮濕。由中隧集團承建的引漢濟渭嶺南TBM項目鑽爆工區正在加緊施工。引漢濟渭嶺南TBM項目部經理趙毅介紹說,四号支洞是為了解決TBM長距離施工通風、出渣及TBM第二階段施工組織而設立的斜井,其位于秦嶺嶺南高中山區,山高坡陡,工點範圍内地形起伏不平,最大高差約760米。支洞洞身最大埋深達到1430米。

2013年12月6日,四号支洞正式開工。開挖初期,人工風鑽,裝藥放炮,裝載機出渣,人工幹噴,都是隧洞施工的老技術,雖然成熟但又受限于當時的科技水平,在安全、效率等方面始終不能滿足現代化快節奏的施工需要。“四号洞斜井起初采用傳統人工鑽爆法,岩爆頻發,存在較大的安全隐患,參建的130餘名工人時刻提心吊膽。我們研究探索了很多防護方式,甚至還給使用風鑽的作業工人穿上了防彈衣,但是受限于岩爆的不可預見性和突發性,人員受傷仍然難以避免,導緻現場人員工作難度和心理壓力巨大。”提及過往,趙毅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語調也略顯低沉,看來那段夢魇般的施工經曆仍令他難以忘懷。

“不改變或許将難以為繼,形勢不等人啊!”趙毅感慨道。項目部多次聯絡咨詢國内外知名爆破專家并邀請他們親臨現場指導,經過會商研究,充分發揮大家的智慧,及時改變了施工策略,最終耗資近1000萬元引進了三臂鑿岩台車和全自動濕噴台車等先進機械設備。“通過采用這些“開挖利器”,支洞超欠挖控制更精确了,對圍岩擾動變小了,在開挖後能通過濕噴機械手及時對開挖的掌子面進行封閉,安全系數也大大提高了”。說到這裡,趙毅的眉頭舒展開來,嗓門也不由的大了起來。現代化的機械化配套設備提高了支洞的開挖效率,保障了施工安全,精簡了工人數量,節約了建設成本。工人們也由當初的對岩爆心存恐慌、畏懼進洞,變成了現在的敢于面對、積極作業了。

四号支洞的工程人員率先在引漢濟渭鑽爆工區開展機械化集群作業。引進三臂液壓鑿岩台車、濕噴台車等國際先進鑽爆法施工設備;依據中隧集團多年隧洞施工經驗,他們還結合現場實際情況改進了鑿岩台車掏槽方式、水泵正壓進水方式,達到了加快施工進度、提高設備完好率的目的,推動隧洞施工從“人海戰”向“機械化集群作業”變革。

秦嶺大裂谷全景圖(秦嶺深處變形金剛)2

全自動濕噴台車機械手靈活自如

挖隧洞還得“金剛鑽”

聽聞趙毅的一番講述,筆者不由慨歎傳統人工鑽爆法與機械化集群鑽爆法竟有如此大的差異。懷着迫切的心情,筆者随同引漢濟渭嶺南TBM項目部土木總工遊金虎和工會主席王勇深入洞穴一探究竟。

前行約20分鐘,便到達四号支洞的掌子面處。果不其然,筆者看到來自瑞典的阿特拉斯-353E三臂鑿岩台車正在進行隧洞爆破鑽孔作業,這種三臂鑿岩台車有點像“變形金剛”,隻見其前伸的鑽臂如同手臂一樣靈巧地上下翻飛,精确定位,快速施鑽,一個循環進尺105個深度3.3米的炮眼,在圍岩強度高的情況下僅僅用了約2.5小時即全部鑽完,比人工風鑽施工快了近1小時。“它的最大覆蓋面積可達到90平方米,完全适用于各種隧洞開挖斷面,并且一次就位便可實施全方位、多角度鑽孔工作。最大臂展長度可達22米,避免了傳統人工鑽孔時掌子面圍岩掉塊造成的人員傷害。鑽孔深度可達6.5米,鑽頭直徑38毫米至75毫米,可滿足任何鑽爆設計要求。”随同進洞的工會主席王勇自豪的說。雖然他的主業不是工程建設,但說起眼前的這個“大家夥”依然是如數家珍。這套設備采用電、柴雙動力系統,靈活方便,綠色環保,這是我們真正的“金剛鑽”。

同樣驚豔的還有型号為HSC-2525D的全自動濕噴台車,它的機械手靈活自如,可以360度自由回轉,噴射混型凝土遊刃有餘,無論是垂直還是水平方向都不留一點死角。靈敏的遙控手柄可以确保操作人員能站在20米開外進行安全作業。土木總工遊金虎介紹說:“濕噴作業回彈率低,目前可控制在15%至18%的範圍内,普通的人工濕噴作業回彈率在20%以上;以循環進尺3米為例,上台階人工噴射用時約5~6小時,濕噴機噴射用時約3小時;下台階人工噴射用時約2.5小時,濕噴機噴射用時約1小時。既省時間又省材料,還降低粉塵,增強了作業人員的職業健康保護,一舉三得,劃算!”

據遊金虎介紹,四号支洞施工還配置了大功率進口風機與射流風機,同時考慮到接應TBM施工,支洞獨頭施工長度繼續增加的可能性,下一步将在開挖4000米左右的位置實施接力風倉,從而進一步改善掌子面作業環境。

“老司機”駕馭新設備

工藝工法的變革帶來了四号支洞開挖的日益順暢,但建設者們并沒有沾沾自喜,他們仍然在摸索和尋找着持續改進、精益求精的“良方”。引漢濟渭秦嶺隧洞嶺南TBM施工鑽爆工區的生産經理李登科,參與隧洞施工已三十餘年,從一名風鑽工人不斷成長逐漸走上管理崗位,絕對稱得上是一名駕馭隧洞施工的“老司機”。自參與引漢濟渭工程建設以來,面對四号支洞每月180米的施工任務,這位擁有30多年施工經驗常年駕馭常規開挖裝備的“老司機”,也不斷學習現代化施工設備操作技術。

“引進先進的機械設備,這隻完成了裝備機械化的第一步。”李登科語重心長的告誡大家:“怎麼樣把設備研究透徹,将設備用足用活,将設備的效能發揮到最大,真正實現用機械化裝備班組化,用機械化支撐專業化,把核心競争力提升到更高的水平,這才算符合引漢濟渭工程建設的真正要求。”

李登科帶領施工骨幹深入中隧集團采用新裝備的重慶地鐵、雅康高速新二郎山隧洞等鑽爆工區,學習機械化配套施工的先進經驗和技術,從而不斷提高施工效率,加快開挖進度。在他的帶動和感染之下,四号支洞各作業班組衆志成城、通力合作,工序時間不斷優化,做到了隧洞開挖質量的内實外美。不但保障了2天5個循環的開挖,完成連續5個月進尺180米以上的高産,在2016年8月份有望突破月進尺240米的小斷面開挖的斜井工程施工記錄。目前四号支洞施工樁号已過4000米,埋深1150米,垂直高度432米。

從工藝革新到課題研究,從設備引進到消化吸收,從集思廣益到真抓實幹,建設者們不斷用自己的智慧和心血鑄就引漢濟渭的理想之路。科技正在每一個工區、每一個項目、每一個班組乃至每一名建設者的心中閃爍着耀眼的光芒。

引漢濟渭嶺南四号支洞的每一位設備操作人員也都明白,這些号稱開挖利器的“大家夥”,凝聚着每一名引漢濟渭建設者的汗水和心血。用好用活這些裝備,助力引漢濟渭建設,是一種責任,也是一項使命。文/郝順江 圖/劉正根

,
Comments
Welcome to tft每日頭條 comments! Please keep conversations courteous and on-topic. To fosterproductive and respectful conversations, you may see comments from our Community Managers.
Sign up to post
Sort by
Show More Comments
Copyright 2023-2024 - www.tft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